聯系我們:400-060-9693 | 國際醫療服務平臺
登錄

5類降壓藥同臺PK,先用它竟然最好!很多醫生都錯了

您在這里:首頁 > 用藥資訊 > 心腦血管疾病 >
2019年10月28日 17:18  來源:好醫友

中國高血壓調查最新數據顯示:我國成人高血壓患病率已達到27.9%(≥140/90 mmHg),平均每4個成人里就有一個高血壓患者。并且,患病率總體呈持續增長趨勢。如果采用2017年美國最新的高血壓標準(≥130/80 mmHg),我國將近一半的成人都有高血壓。

對于高血壓患者來說,初始降壓藥物選擇很多,但到底要先用哪一種效果最好,多數醫生都說不準。

針對這一問題,著名醫學雜志《柳葉刀》最新發表的一項系統、跨國、大規模研究,提供了更多關于不同高血壓藥物的相對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信息,為治療決策提供參考依據。

這項規模空前的研究匯集了來自4個國家9大機構數據庫的490萬患者的數據。研究人員利用這些數據來比較5類一線高血壓藥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1.鈣離子通道阻滯劑(CCB類):通過阻斷鈣離子通道,使冠狀血管舒張,同時擴張外周動脈,使外周阻力降低,從而降低血壓。

代表藥物:硝苯地平和氨氯地平。

2.β受體阻斷劑:通過降低心排血量,抑制腎素釋放,使血壓降低。

代表藥物:美托洛爾、拉貝洛爾、普萘洛爾等。

3.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ACEI類):抑制血管緊張素轉換酶,使收縮血管的物質減少,同時還可以抑制緩解肽等擴血管物質降解,從而達到降壓作用。

代表藥物:卡托普利、依那普利、貝那普利、福辛普利等。

4.血管緊張素II受體阻斷劑(ARB類):直接阻斷血管緊張素II受體,起到降壓作用,同時還可以保護心血管、改善代謝。

代表藥物:氯沙坦、纈沙坦、替米沙坦、厄貝沙坦等。

5.利尿劑:通過利尿,減少血容量使血壓下降。其中噻嗪類利尿劑,主要抑制遠曲小管的 Na+- Cl- 共同轉運載體,影響尿液的稀釋過程,產生中等強度的利尿作用。

代表藥物:氫氯噻嗪、氯噻酮、吲達帕胺。

研究人員分析了每種藥物預防高血壓三大不良后果(心臟病發作、心力衰竭和中風)的效果,以及每種藥物在造成46種不必要副作用的情況。

耶魯大學心臟病學家Harlan Krumholz博士說:“這項研究為患者選擇高血壓治療方法提供了深刻的見解。與眾不同的不僅是規模,還有優化結果可信度的先進方法。”

研究人員開發了一種稱為跨數據庫網絡或LEGEND的大規模證據生成和評估框架方法。使用LEGEND,研究人員能夠共享他們的方法并標準化數據,從而最大程度地減少偏差。研究人員說,大數據揭示了原本需要22000個典型的觀察性研究才能發現的問題。

其中,一個關鍵的發現是:噻嗪類利尿劑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ACEI類)更能預防心臟病發作、心力衰竭和中風,同時也比ACE抑制劑更安全。

據數據顯示:5類一線抗高血壓藥物中,醫生最喜歡開“普利類”(ACEI類)作為第一種抗高血壓藥物(占到48%);而用噻嗪類利尿劑作為初始降壓藥的僅占17%。

然而,藥物治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卻與醫生開藥的偏好并不一致。與其他一線藥物相比,首次使用噻嗪類利尿劑治療的患者心臟病發作,因心力衰竭住院,和中風的風險低15%。而以ACE抑制劑作為首次治療用藥的患者,有19種副作用的發生率更高。研究還發現,非二氫吡啶類鈣通道阻滯劑的療效是所有一線抗高血壓藥物中最差的。

單個來看,5類一線高血壓藥物在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的差異可能很小,但經過人群規模的放大效應,它們的差異變得很顯著。研究中目前使用ACE抑制劑的240萬人,如果一開始就用噻嗪或類似噻嗪的利尿劑,則很可能避免超過3100例的重大心血管事件。

Krumholz博士總結說:“考慮到這些藥物很便宜,而且有很長的使用記錄,這些發現顯然會讓我們改變從ACE抑制劑開始治療的普遍做法。這些發現支持人們選擇噻嗪類利尿劑而不是ACE抑制劑作為高血壓的初始治療。”

想了解更多高血壓及心血管疾病防治相關信息,歡迎后臺留言或致電好醫友(400-060-9693)

本站

Go to Top
福彩15选5历史开奖结果